南昌寺资料

简史
南昌寺的名称是新名称,他们于佛历2546年按照寺庙的地主的名字取得(有时也称为滨涵寺)。修缮该寺庙之前的状态只出现一个土丘,部分砖碎片和分散的砖线,修后发现地平面下2米左右挖掘到建筑物和各种建筑类型共10个。虽然该寺庙没有任何史记记载,但如果按照寺庙的建筑规划设计和建筑工程特点来判断可揣测到该寺庙建于第21佛世纪初期为兰纳王国最兴旺时期所见。

该寺庙可算是魏功甘主要寺庙之一,因为出现了很多建筑物,尤其是扩大寺庙面积,在寺庙后边建筑了2座建筑物和寺庙右边(东南方)好几个建筑物建筑在该寺庙是魏功甘唯一发现特殊形式的大佛塔,特点为柱子的结构有4组柱子,每组柱子有5个柱子,有小塔装饰在塔基的每个角落,大佛像安置于佛台上,发现粉刷花纹及在寺庙范围内发现4个水井。

挖掘后发现的主要古物文物为中国明朝时代的白搪瓷器(佛历1911-2187年),该寺庙荒废。所有建筑物都被毁坏后,有人将瓷器安装在大甕埋在佛殿4棍柱子后面,此处发现埋了43瓶(总共52项),骨头的甕被埋在大门底下庙墙的左边(西北方),是绿色和棕色搪瓷器(脱落),埋在沙沉渣里面的8支搪瓷器盘被河流带到了寺庙右门前面,表现了魏功甘变成荒庙期间,民众没有携带任何用具,最重要证明了在大概第22佛世纪中期,缅甸占领兰纳王国不久后,魏功甘已变成荒城了,后来才发生的大水灾。

地理位置
南昌庙位于私有龙眼园设立在古文物中心于遗迹群、黑佛像庙(荒庙)、卜鳖庙(荒庙)、白塔庙(荒庙)和益康庙(荒庙)中间。从几年前,艺术厅已拨款项购买寺庙的土地,同时于佛历2545-2547年进行修缮和装饰剩下的建筑物。

寺庙建筑设计和艺术设计
寺庙朝向东北方(45度)或朝向滨河(原河道)。庙里的建筑物,除了普通的佛殿和佛塔之外,还有四柱宫佛小佛殿在主佛塔的两后边和小佛堂。佛殿的右边是亭台与长楼。根据挖出庙墙的证据,发现了寺庙的后边及右边的面积经过了扩大这一程序,而在长楼地区发现寺庙旁边的砖墙遗址。后边的庙墙只在庙后的左边发现明显的证据。在该庙墙中发现正拱门在佛殿的正中间,有小砖路连接它在一起,而在庙墙的左边中间发现小门口。

南昌庙的佛塔,虽然只留下重叠的四方形砖台,但根据该地区遗址的发现,可推测佛塔的原形该为八角钟式的主佛塔。主佛塔的特点是在基地的四角都建有小钟形佛塔,装饰泰式传统花纹 (只剩下前面两角)。佛塔基座的第一层台的中央为长方形祭坛。

佛殿为大厅,高长方形砖台。发现由水泥装饰成传统花纹或云纹。主要阶梯在正前面中间,此外还发现在后面左边装饰着横万花纹(ngao)的小阶梯。佛殿的地面用砖及水泥而成。殿柱可能是木头柱子及自然石头为基地,主佛像安放在殿后,前面为各层递减的阶层。装饰成蔓藤花纹及雪山林动物(残破)

塔后的楼群包括宫殿及小佛殿。宫殿是正方形的大砖厅。前面的主阶梯发现龙王(纳卡)的塑像(残破)。柱子的角落每角由四角形的四根柱构成。

小佛殿是由几代共同修缮的砖楼形成,特别是右边。原结构为四方形,主阶梯在前面及小阶梯在左边后方。挖出后发现;南昌庙这一区域及魏功甘的大部分面积是在荒废后才被水淹没和沙砾堆积的。建筑物等散落在基座上。后有人故意把砖收集成一堆,就像被葬入土中的大青花陶瓮的发现一样,里面装了43个文物(魏功甘祖先所为)。


资料源于:“言魏功甘遗迹游,兰纳王国第一个首都”
Kraisin Aoonjaijin先生著
考古专家
清迈第8艺术局考古组组长
文化部艺术厅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Email

SOCIAL SHARE!